是亲妈

文手兼画手辣

还有一块糖,前文一块糖,依然有后续,不定期更新——吃了这口狗粮!

1
“唔啊——”伸个大懒腰。
抄书什么的不能更烦了啊!
堂堂岫云观,分明应该是个习剑修道之所,竟要依靠弟子誊抄古籍来勉强平衡收支!
长安也想去气派的大门派!才不要待在这个成天需要担心被灭门的地方!
然而,极现实的问题是,除了继续待在岫云观,长安哪儿都不能去。
没钱没势又没什么本领,除了在岫云观这种地方混吃混喝还能干什么……

偷摸。
……紧张个什么劲儿。
又不是第一次溜号下山去舒颍门溜达了。
大师姐红滢时常有外务不在观里,二师兄承君只潜心剑道(据说以前就是个出了名的剑术高超?),才懒得来管小孩儿。
即便知道此时毫无危险可言,也清楚地知道二师兄身边那个叫裁生的剑灵的存在,安安静静突然听到二师兄自言自语一样的声音还是很恐怖。
赶紧跑赶紧跑……

2
跑去舒颍门。
那当然是去找楼兰啊!
屁颠屁颠,轻车熟路。
“今天没空!”楼兰只一扭头,“我要找重师兄去!”
“重师兄?”继续跟上,“你以前都没提到过他啊?”
白眼,“人家可是今年刚来的舒颍门!”
“那还叫师兄?”
“哎呀你不用管啦!”说着把长安推开些。
长安,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追着撵着可算折腾到了百草阁。
“重师兄!”
楼兰立刻蹦哒蹦哒跑进去,长安直接呆在了门口。
眼睁睁地看着和自己一道在颍水河畔长大的心上人,心头肉,凑在那个新来的所谓“重师兄”的家伙跟前问这问那。
……默默走开了。
长安要回去抄遍《道德经》冷静一下。
为什么世界上要有这种人!
这还让普通人怎么活?!!

——
——抄书烦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
楼兰,三天两头去找重师兄。
也不无道理,悟性未曾高到蜻蜓略水般的一带便能明白,而师傅又严厉得让人不敢近身,无论谁大概都会更愿意去找温文尔雅的师兄吧。
偶尔见他读信回信,便守在门口不敢打扰,就这么看着他。
看他皱眉,看他被逗乐。
最好永远不要注意到楼兰小师妹站在这儿呢?
明知对方高不可攀,却还是会在这里痴痴傻傻地等着。
“楼兰?抱歉让你久等了。”

4
在,岫云观,的,日常。
对长安而言,有时候还真不如安心抄书。
要是,被二师兄逮住——
“陪我练剑。”冰冷,剑锋寒光。
K.O.
被恰巧路过的大师姐瞧见。
“承君,你怎么又欺负师弟。”皱眉,而后转向长安,“师弟,平时也没什么机会,既然现在有空,就由师姐我陪你练练吧。”拔剑——
K.O.
放,放我去抄书吧(目死)……

5
楼兰,舒颍门。
重师兄跟师傅一道出去了。
……无聊。
这几天长安居然没来过?
……无聊死了啊!
诶?重师兄的信到了?
……为什么是让我带给他……
……好想拆开看看啊!

另一头,长安,岫云观。
武。学。秘。籍。
秘籍秘籍又是秘籍,抄了有什么用啊!
还不如师叔的志怪笔记好玩儿!
“——师弟?”
咿啊啊啊啊看看太专心被大师姐发现了啊啊啊啊啊啊!!

6
好像已经习惯这样了啊。
藏书楼,或者百草阁。
闲下来的时候,就这么待在一起。
偶尔讨论两句。
什么也不会发生。
“那个……”
“怎么了?”看向楼兰手中的书页,寻找楼兰或许会有疑惑的点。
“那个……师兄你……有喜欢的人么?”
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啊啊啊等待回答心跳加速一定已经有了答案吧一定会比自己好吧希望她的名字也一样好听嘤嘤嘤……
……哎?
“……不清楚?”尴尬。尤其在琊玥这个名字几乎是瞬间蹦出的情况下。
那至多只能算是想要守护的人吧?更何况他还是个男孩子……
甚至不是个优秀的男孩子啊,一想到那天晚上的事就有点气。
“啊?没事没事……”埋头看书沉迷药理无法自拔……

7
竟收到来自琊玥的姐姐Vena的信件。
没有太多寒暄,直切正题。
不要靠的太近了,来自Vena,也就是Von的姐姐,琊玥的姐姐,的警告。
“杀手都是危险的,我们也不想互相伤害。”
清爽的字迹,与琊玥的亦有些相似。
当初还是自己手把手教的呢?
接下去一行,“即使那只是过去,我们也无法摆脱。”

只是晨雾中的秋水,不过恰巧经过了我所在的岛屿么?
琊玥你个……
唉。

上百封长信似乎终于激起了一点波澜。拆了信封,只一片檀幽谷的红色枫叶。
是檀幽谷最早的红叶吧……

……那个疯子。
这片是最好看的了吧?
不枉我还特意来趟檀幽谷……

一块糖,有后续,不定期更新

1(序)
战争。
重枫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了。
死亡。
绝望。
年幼的他可不愿去回忆这些。
“救下每一个人。”
“无论是敌是友。”
父亲当时是这么说的——能有这样的底气,或许也是因为檀幽谷长期较为中立的立场。
“他还活着!”
那段日子里最好的消息。
又拎来一个甚至比重枫稍小的孩子,鲜血已在寒风中凝结。
已经到了,远未及弱冠的小孩子,也要被驱赶上战场的地步了么?……

2
极具辨识度的,不急不缓的两下轻叩。
“进来吧。”
尽管朝夕相处,重枫还是忍不住抬头去看。
秋叶般的褐色卷发,还有甜麦色的眼睛。
异类。
不过不得不说,至少在重枫看来,放在这个皮肤略有些苍白的小孩儿身上还挺合适。
“琊玥,你陪我会儿吧。”
放下书卷之后有些困惑的样子——琊玥在这里的时间还远不够他学会一种语言——见重枫给自己让了位子出来,便会意坐下。
“琊玥”,其实也是重枫给起的名字。
琊山雪玉,世间罕有,可遇而不可求。
战争结束之后,能回去的当然都回去了,无处可回的,自然也留下了些。
琊玥便是其中之一。

3
花轿。
南嶙的公主迹休,据说还会成为檀幽谷现任谷主重榆未来的妻子。
不过,此番送来……
“阴气太重。”
一个广为流传的传闻。
也难怪,从发梢到足尖通体洁白,再加上一双血色的眼睛,纵是处处正常也会被当做怪物。
何况,还一点没有一个公主应有的风度。
“在下重枫——”
“我知道。”
看都不看一眼。
“……”
还只能由着她这么乱闯。
“找——到了!”
倏忽一下,蹿出去之后有滚下台阶的声音。
还有琊玥的惨叫。

“琊玥是我的朋友,不是你想要就要的仆人。”把琊玥护在身后,面有怒色。
“呵?说的好像你真了解他一样?”一步便绕过重枫,“他可是——”
与琊玥极近的瞬间又突然闪远,立定。
“大洋对面的魔法师哦。”
风止,僵局。
有乱哄哄过来找迹休的仆人们的声音。
“以后还要一起玩哦?”
轻轻巧溜出后门。
……奇怪的人。

“不用管她,你可能也听说过……她一直这样。”
“嗯。”
“……”
“?”凑眼前。
“没什么。”
也确实不了解啊……甚至毫不夸张地说,一无所知。
过去的,从哪里来,为什么来?便是近的,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同样了解不多。

乳汪汪的眼睛早已看透。
就是不说。

4
下雪了。
向门口望去,隔着门帘,不意外地看到琊玥依然坐在那里。
以琊玥的身份他似乎都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而重枫却好像很早就默许了他这项特权。
“蕈管事没叫你去帮忙?”和琊玥并排坐下。
“嗯。”软软糯糯。
废话。
不过就是想听听他的口音。
虽然好像也并没有获得这个机会……
飞雪,如鸿毛,如漫天柳絮。
“好看~”
“……唔,是啊。”
“……”
再回过神,琊玥早已不见踪影。
毫无痕迹。
如同从未出现过一样。
“……”

5
大步流星跨进来的,可不就是重榆。
“说吧,琊玥在哪儿。”直接坐下毫不客气。
“他刚才还在这儿。”温温地回答,保险起见先放下了茶杯。
“正是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我才会进来。”咄咄逼人。
“我只知道,琊玥一直在躲着你。”
“呵,谁不知道。”站起来,环顾四周,外头仓促地跑过几个护卫。
“再怎么着,这么个大活人,也不可能直接消失了吧?”
“这不正是你对琊玥感兴趣的理由?”
这会儿重枫也已离席,为的是防止自己一会儿完全处在被动挨打的处境。

跑出来,迎面撞上了蕈管事。
“……”板着脸。
尴尬!
“……小伤,小伤。”
“……”眉间阴云更重。
“……知道了。”重榆垂头丧气的就回去了。
蕈磐都不用多说一个字,沧桑老前辈所自带威压足矣。
这对兄弟也是不能好。
都这么老大不小了蕈磐就是再多说也没用,眼下还得去找上那个迹休小公主。没办法,径直走向重枫的住处。
整个还是狼藉一片,蕈磐只说了句“先把血擦干净。”
进了里屋,行过礼,“借个人手。”
“要是见到琊玥的话,麻烦叫他去找下迹休公主。”
实话说,偌大一个檀幽谷,琊玥大概是唯一一个算是制得住小迹休的人了——现在每次迹休消失的时候都只能靠琊玥把她找回来。
“公子,都按——”刚发现蕈大管事来了的样子,呆了一下方说出后半句“方子拿过来了。”
“嚇啊你正好在啊,我还有事你先照顾好二公子,另外记得天黑之前把迹休公主找回来,啊。”急急地就走了,顺便向琊玥使了个眼色。
他不可能不知道。
琊玥自己心里也清楚,装傻装再好也总有个限度。

“噗。”重枫偷笑。
“诶?”
“笑你傻,又傻又可爱。”
“说什么呐。”嘟嘴。

6
界石。
从某些意义上来讲,也就是块普通的大石头。
闭眼,深呼吸,再睁开。
子不语怪力乱神。
然而琊玥是看得见的——就像迹休那样。
抬头,望见爬满藤蔓的界石顶端有一白衣人临风而立。
谷鸮。
千百年来守护在峥陵的妖怪。
之一。
金色的眼睛扫下来,旋即转身,一跃化为白鸟,悄无声息没入了林子。
“多谢带路。”全然不同于平时的沉稳声线。
化为一团虚影,紧随其后。

7
批完最后一份文件,撂笔离案。
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不想再看到那堆东西才是真实想法。
几天下来重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看看时辰还早,天也不错,遂有出游之兴。
不知道小疯子那里怎么样了。
天天盼着能有什么消息,居然可以一点动静没有也真是绝了。
算算日子今天小疯子也该是空闲得很,那当然就该兄弟相约一道出去快活。
经过迹休的院子,望一眼,大概是刚被逮回来,闷闷不乐地把玩着什么。
重枫的住处一点不远,再过一道回廊就是。
“疯子!”
一道出去转转?
“……”
琊玥比他更尴尬,膝头摊着笔墨纸砚古籍药草,重枫还靠着他肩头睡着了。
……可算是逮着你了……
虽然,一点用没有。
靠近,小声,“重枫怎么样了?”
“伤的话,已经好差不多了。”
“……有什么没好?”
“还在生闷气。”
……好吧。
点点头,悄悄离开。
一个人转悠到湖边,四下没人,奋力踢飞一颗石子。
噗,噗,噗,噗,噗通。
可那是湖面尚未结冰时的状态。
所以。
“乓。乓。乓。”

8
几乎是,檀幽谷有史以来最冷的一个冬天。
当大家都以为对死亡已经麻木。
父亲,从未有过一丝倦颜的父亲,在拯救了无数生命之后,没有撑过那个雪夜。
医者,唯一一个不能救治的人,就是他自己。
“……二公子?”
“……唔?……”醒了之后迷迷糊糊撑着自己坐正。
“噩梦?”
“……嗯。”
放空,无神。
全然没有注意到琊玥。
直到他温温软软地抱过来,“好点了么?”
“姐姐说,这样就不会觉得孤单啦~”
“呣,好多了。”搂住小小的人儿,低头,有淡淡的甜香。
“你还有姐姐?”
刚说出口就后悔了。
不过琊玥看起来根本没在意。
“还有个哥哥呢——一个只会搞事的笨哥哥。”略带嫌弃的语调,想必是很温暖的家庭。
“噗,比重榆还笨?”
“这我就不知道了?”松开,“谷主刚才还来找过你了呢。”
“是么。”听到这名字就不开心的样子。
“肯定是来道歉的嘛!”

9
南嶙富甲一方。
请得起最好的教书先生。
却永远雇不到足够的人手。
“公主殿下,该上课了。”
空空荡荡。
——来逮住这个小鬼头。
“琊玥啊!别扫雪了,帮忙赶紧把公主找回来啊!”

听了汇报重榆一脸冷漠,“迹休又不见了?”
然而,不等蕈磐走下台阶,手上批文案的速度已经快了三倍。
就算是琊玥,没个两三个时辰也没法把迹休揪回来。
既然要去找迹休,就没办法陪着重枫。
要找那个小疯子,此刻不去更待何时?
老弟你给我等着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嚏!”

10
“真是抱歉啊,那天的事情……”
“没事。”
“……”
“琊玥的话,你不去惹他,他绝不会乱来。”
重枫口中的“不会乱来”,大概都能安静如猫了。
“唔,这样啊。”点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没问题个鬼,那么个乍一眼没啥细看看绝对有前科背景的小孩儿,本想——
“琊玥放我这儿就好,你不用多管。”严肃。
“都不给你哥点面子么?”哭笑不得。
“不给。”认真。

“小疯子,你就这么整天宅在谷里,不考虑去城里看看?”
“没兴趣。”冷漠。
快要绷不住了。
还是绷住了。
“……除了陪你上山采药,做什么都行。”
“除了拖你上山采药,别的我都没兴趣。”嘴角终于上扬。
“老弟你饶了我吧!”
“行行行饶了你这次,”开怀,“酒馆窑子免谈。”
“这还不简单!走起去快活啊!”

(冷静啊谷主,是一起去快活啊~( ̄▽ ̄~)~

11
果然还是把自己关在结界里了。
谷鸮已化了人形——破解结界绝非他所长。
触摸,即使琊玥也只能感知到指尖微弱的异动。
迹休,无师自通,手法亦越发精湛。
“难为你了。”对谷鸮说。同时伸出手——要想把谷鸮也带进结界,存在接触是首要条件。
“不必了,我在这儿等着就是。”

聚形。
树梢。
微风。
一览无余。
晚霞早已褪去了绚丽与壮阔,此刻唯有浅蓝与藕红的宁静。
迹休的结界,永恒的仲夏黄昏。
“该回去了。”

12
“先生都已经来了,你还要这么闹么?”温和。
“我就闹我就闹!”被琊玥死抗在肩上也不消停。
小孩子们已经走远,森意同谷鸮站在一块儿。
“鹿云已经回去了。”
谷鸮不搭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吃醋了?”友善。
“我去南嶙看看。”飞走。
“去吧。”
独自待在原地。
望谷鸮的背影,望天。
与谷鸮不同,森意是依附古木成精。
……真快。

13
人形,舒舒服服躺在百年梧桐的粗枝上。
想当年,竟是亲眼看着南嶙的开国君主把这树种下的。
谁会想到能“活”这么久。
寝宫内传出一阵阵娇笑与仅一名男子粗放的声音。
皱眉。
真是一代比一代好色。
活着的时候也真是太年幼,现在才发现能够忠情于一人已是多么难得。
多么难得的一位完人,可却都没轮到他坐镇天下。
那几个该死的——
“不要嘛~”娇羞。
一阵恶寒。
缓了缓,偷瞄。
否则跑这里来干什么……
——?
怎么连这里都有胡人了?
定睛。
……气质还不错。
隔着窗纸看不太真切,遂穿墙而入,在顶梁上居高临下。
紧贴着南嶙王的西域嫔妃,天生的肤如凝脂,略施粉彩便比那些浓妆艳抹的宫女高了不知多少倍。
……似与谁有些相似?
紧接着,谷鸮明显感觉到那西域女子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下。
不需要更多提示了。

14
半夜。
一团虚影,还有一只无声无息的白鸟。
纵穿熙熙攘攘的亭台楼阁,未惊动任何人。
“到了。”化形。
相比别处,这里真是清净。
确定不会有危险之后,琊玥也靠边聚了形体。
纸窗,暖光。
凑上前。
一瞬间,瞳孔缩小。
可不就是——
“姐姐?——”
差点没直接扑进去。
猛然被谷鸮拉到一边。
“嘘。”
挣扎,被硬生生摁住。
人声渐近,很快便能听清南嶙王豪放的声音。
“就让我见她一下!”被捂到只剩下微弱的“唔唔唔”的声音。
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
瘫在谷鸮怀里,瑟瑟发抖。
背后,屋内,娇息阵阵。
“……”

“琊玥,你这两天怎么了?”
“……没什么。”低着头,绕过重枫。
又喊,“你已经躲了我好几天了。”
不回头,急急的就走。

15
除夕将至,纵是不管事如重枫,也知道这段日子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
不放心,还是去找琊玥。
“琊玥?这会儿我还招呼得过来,就让他先回去休息了——不许偷懒!”
几个想趁蕈磐不注意在阳光下作势欲躺的小子们赶紧笑嘻嘻爬起来。
“琊玥大概是听到什么消息了,你还是去劝劝,不过他要是想走的话,公子也别拦他。”
“我还以为你会想留住他?”故作轻松。
年轻人的小心思啊,蕈磐又何曾没经历过。
“琊玥不大会打算走的,公子就放一万个心吧。”

16
根本没回去休息。
最后是在一个假山洞里找到的琊玥。
在阴影里缩成一团。

“快过年了,不是么?”抱着琊玥,拍拍背顺顺气,“迹休也一定是要回南嶙的吧?”
琊玥不说话,只趴在重鄷胸口吸鼻子。
“……”犹豫了一下,“不瞒你说,开春以后我打算去舒颍门。”
“大概,至少去个大半年吧。”
怀里的人儿怔了一下。
怎么就说出来了呢……
全天下最好的能够潜心研究医术的地方。重枫其实很早就想去那里了,只是被哥哥绊着。
以及,不想和琊玥分开。
“……是放我走么?”
果然是琊玥呢?“如果你想的话。”

“——蛤?”重榆脸上满满地写着三个大字——你,逗,我,“你真疯啦?去舒颍门?”
“是啊。”平静,“之前一直没说不过是想着谷主你,常务繁重。”故意的停顿。
被奇怪地戳到痛点,“你还会考虑这个?”
“……会。”
“……行——”拖长音,“等你走了以后,保证一天一封信催你回来!”
重枫只是笑,“你有那闲空?”

17
不用你这么疼我。
真的。
重枫明早就出发,这段日子农忙和整理行装,琊玥几乎没空陪他。
扣门,“二公子?”
“琊玥?”
果然没睡。

“你不是好奇我的身世么?之前一直没告诉你。
“我本名是Von,出生在Kroa家族,赫赫有名的杀手世家。五岁第一次和哥哥出任务,七岁半第一次自己杀人。
“你大概不会相信吧?
“八岁那年Carn家的打过来,那时候父亲刚死,哥哥出了任务还没回来,两个老师也不在,总之他们就是挑准了日子想先把我们家掀了,再把我们一个一个灭了。后来整个庄园烧起来,姐姐带我跑,两个月之后也走散了。
“再后来我就跑到这边,反正在打仗,趁乱就混进来了。
“在檀幽谷我也住了五年多,你又最疼我,这些事总得告诉你。现在你要去舒颍门,姐姐在宫里当妃子,那边看我能管小皇子能治大公主让我留下,今天我回来一趟就跟你说这些。”
后会有期。
“……”
“……告辞。”
“你站住。”
“我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我从来都不是琊玥那样子——那都是装的。
“我不管。”

“我不管Von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琊玥是我的朋友。如果你过去的家被毁了,我会再给你一个。”
“……二公子,你神志不太清楚。”

18蕈磐老爷子的番外
七月十四,祭鬼之日。
蕈磐,本职祭司。
从檀幽谷到南嶙,整个峥陵一带,唯一的大祭司。
站于界石跟前。仰头。
敬畏。

说起蕈磐的祭司之途,那还要回到他年轻的时候。
跟在年迈的大祭司身后,顶着果品距离五尺。
没入幽暗的林中,大气都不敢出。
——
——
——豁然开朗——

“不知那时他看到了什么?”重枫随口一句。
琊玥,或许真的知道。
浮星殿?鹿云好像提起过,上次来到这里的孩子,如今也成了大祭司。
谁知道呢。

浮星殿。
缘水而入,深入洞中约一里,直至豁然开朗。
白木成林,雕柱般高耸,银叶遮天蔽日。
浮空的球体。
每一个,都是另一个存在着魂灵的星球的投影。

19南嶙后宫的日常hhh
艳阳。
Vena,心情舒畅。
不过,该哭的时候还是哭一下吧,毕竟没保住龙嗣。
虽然这也是Vena自己的主意。
“你这是怎么照顾的?啊??”南嶙王正冲琊玥发火,而后者,恰到好处地两眼垂泪,又不至于没骨气到像旁边几个侍女那样哭成泪人儿,配合上几句决绝的“是不肖照顾不周,要杀要剐,听任责罚”,还不立刻帮自己免了罪。
南嶙王又坐床边安慰了会儿自己的心头肉,本想赶两个宫女都被Vena劝住。
自己做的“孽”,连累了别人可不好。
好容易等南嶙王走了,遂遣散众人,与琊玥相顾无言——
——“累死了……”琊玥长出口气,自己抹了眼角的泪水——入戏太深,这会儿难受得胃疼。
四下没有外人,Vena已是笑容满面,“听闻梨花正盛,陪‘本宫’出去踏踏春可好?”
“Vena——?”可怜巴巴。
“Von——?”可怜巴巴。
“……我去折几支回来好了,‘娘娘’可乖乖的在这儿躺着,别作贱了自己了。”一脸的“作贱的是你自己比你倒霉的还有我”。
“好——吧——”侧身拉被子,“我就在这儿等着,哪儿也不去。”蒙头,本宫有小情绪了。
“姐?”笑。
“又怎么了呢?”拉开被子,就露个眼睛。
“这是你说的,不能蒙头。”
以前可都是Vena把小小只的Von从被子里揪出来的。
“我偏要蒙!”裹成球。

诶,很久没出现过了……近来的图?

汉文化社吉祥物
爰采唐矣?

特地又去把prune下下来重打
每一张都是壁纸

复健之路,手绘炸裂先来练练_(:з」∠)_

感觉这块砖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