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亲妈

长期接稿,价格私聊

【一个世界】听说有个末日

1.

我,徐浩。

一个普通的男初中生。

矮,蘑菇头好久没剪,校服常年大两号,人缘是什么,能吃么?

管它呢,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据说还有100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啊。

明明知道都是扯淡,但有时候还是会去信着玩。

  

2.

明天是星期一。

结果我在凌晨一点醒了。

浑身难受。

呆呆地看着窗外。

偶尔有车经过。

黄色的车前灯。

红色的车后灯。

对面的楼有几扇窗户里亮了灯。

 

3.

硬撑着起了床。

困死了。

上学的路几乎是无意识地在走。

什么情况。

陌生的八、九岁的女孩子。

没穿校服。

从头到脚,满衣满脸的,还在往下滴的,都是血。

坐在栏杆上,晃着腿。

本来就想当是什么也没看见,结果她也注意到了我,冲我邪邪一笑,

“Von,你变好小啊~”

我浑身一凛,“我不是Von。”

“你当然不是Von……”目光放空,好像聚焦于我身后的某一点,“……要是Von也被抓走了就好了呢……”

大白天的好像在看现场版僵尸片预告一样。

我给她指了路。

“除了这家医院以外,再往前经过一个红绿灯以后还有一家精神病院。”

也不想管她到底能不能找到路。

我还要上学去呢。

虽然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和备战中考相比,大概和一个神经病在一起说不定还更好玩一点?

 

4.

自从到了初三,上课就从来没有专心过。

也就是那些东西了。

那个女孩子不会是被拐了又好不容易逃出来的吧?

……什么和什么啊……

一整天无知无觉地就过去了。

放学。

当然,只能,回家,了,啊。

莫名地有些期待。

还坐在那里啊。

明明这就是自己所幻想的,却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落空感。

不过现在她干干净净的,要不是因为是阴天拍出来效果应该会很不错。

送了她特地多买的包子。

“你家在哪儿啊?”

“那个世界回不去了哦。”邪笑,“反正我也不想回去。”

……现在的小学生就已经中二病晚期了啊??

 

5.

那个女孩子一直都很奇怪就是了。

总是让人感觉有点不舒服,但也还能忍就是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没理由地开始期待每天上学放学。

还好从初中开始就不是家长接送了。

每天给她带各种各样的零食。

……仿佛认识了一只流浪猫……

她还是喜欢叫我Von。

“你叫什么?”

“Vo——cky,”歪头,“听说还有90天就要世界末日了呢?~”

“说说而已,爱信不信了。”要真是末日会怎么样?想想还是感觉好恐怖。

“我可以把它变成真的噢~”

“我还想再多活几天呢。”

“啊~拥有死亡的权利真是幸福啊~”

已经习惯Vocky这么一副神经兮兮看穿人生哲学的样子了。

末日么,那时候才刚出中考成绩诶,暑假和高一我还想好好轻松一下的来着。

结果就一直忘了问她和Von之间的关系。

大概可能是兄妹?

异性怎么谈恋爱,除非是兄妹。

呵呵。

 

6.

黑板上的数字在一天天减小。

卷子上的白底黑字一个个都飘了起来。

“Vocky,我们去转转吧。”

漫无目的的游荡,也不知道转悠到了什么地方。

离本该去的地方很远就是了。

天气已经很热,看到有冰淇凌店,买两个好了。

Vocky吃完一个还要。

兜里还有钱,买就买吧。

“现在是不是就靠我在给你买吃的?”

“是啊。”

零花钱得省着点用了……

Vocky冰淇凌吃得满脸都是,看了无比闹心还是自己动手帮她擦了。

“Von?”

“嗯?”冷漠,磨人的小妖精。

“以后可以一直这样照顾我吗?”纯良脸。

“那要看情况啊,条件允许的话。”

开心,拽上手臂,“那末日呢?”表情纯良得仿佛这不是个陷阱。

随你便咯,“那我可不像一个能活下来的人。”习惯性把手往兜里插。

等等……算了忍忍。

“没关系,有我Vocky在,让你活下来还不容易~”抱着胳膊,依偎着。

好像徐浩就是自己的Von一样。

“——!!!”

结果被狠狠甩开。

徐浩这时候也愣住了。

“我,我还要回去上课,……下午还有三节……”支支吾吾,整个人越缩越小,越躲越远。

直到撒开腿一路狂奔。

Vocky傻傻的站在原地,许久之后泪水喷涌而出。

 

7.

Von是病死的。

在离岛海边的那棵老树下。

离岛是Von和Vocky出生的地方、长大的地方、这辈子都想逃离的地方。

在这里,他们不作为一个人而活着——仅仅是一个实验品。

而且还是灵魂项目的实验。

轮到Vocky的时候,实验很成功。

得到了毁灭世界的力量,当即毁岛。

整个离岛碎成了一团魔子云。

谁知道呢,说不定还有整片海,整个星球,整个星系。

谁知道呢。

反正那会儿Vocky是狠狠地发泄了一番。

在意识到自己没有终点的生命中不会再出现那个挨打会替自己挨拳头,有好吃的会和自己一起分,找到了去海边的路会带她一起去,整个离岛上唯一一个对她好的,说好了要一起去“海那边”结果却早早病死的Von。

Von的身体确实是差呢,多受了好几年的罪啊。

Vocky躺在小花坛里,假装这是她和Von经常躺的大草地。

两眼放空,许久才注意到零星闪烁的星。

不同的宇宙,但应当是同一片星空吧。

至少,看起来还是差不多的吧?

说不定,在哪个宇宙里,被拉去做实验的是Von,必须一直活下去的是Von。

说不定,哪天还能再见面呢?

为什么,每一次,都会哭呢?

 

8.

好久没有见到过Von了。

40天,30天,20天。

最后两周可是出不了门的。

传说中的末日还很久呢。

完全没有心思复习啊。

有没有什么寻人启示什么的……

正翻着手机。被不知道是谁发现。

反正最后爸也肯定知道了,因为没收手机之后还外加有一顿打。

也没什么。

吧。

有点慌慌的。

 

9.

最好天气可以好一点。

反正也是夏天,没有雷阵雨就行。

最好还是那个一直碰面的路口。

这种水果糖很好吃的。

我买了很多。

那天是我不好啊!不太习惯什么的,还有就算把你看成妹妹也还是有点奇怪……和我讲讲关于Von的事吧?

也不知道Vocky会怎么说。

首先得要能见到面吧喂!

就这么自己脑补的场景真是好蠢……

啊啊要进考场了。

考完就解放了啊。

解放个鬼啊……

 

10.

还是没有见到Vocky。

手机总算拿回来了。

翻翻。

末日17天倒计时。

哦。

嗯?

原本趴在床上,然后坐了起来。

水坝崩塌高架倒塌大桥坍塌。

全球范围的。

还有电厂化工厂爆炸。

下一批预测的高危地点据说已经出来了。

根本不敢点开看。

急急翻下去。

找不到可以抚慰心灵的日常牢骚。

末日倒计时。

末日。

末日——

“我可以把末日变成真的噢~”

记忆里的笑容变得狰狞。

手机咣郎当扔到地上,拽上被子捂住头。

浑身难受。

 

11.

14天。

发烧。

没日没夜地睡。

从隔壁传来吵架声的频率不知不觉变少。

10天。

也不知道爸妈都出去干什么了。

手机没电。

5天。

难得有这样一家人和善地坐在一起的时候。

“天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做出这种操蛋的事情!!”爸的脾气还是很暴躁。

通常在这种时候应该什么都不说才对,不过大概是脑子烧坏了,不经思考就报出了那个名字:“Vocky啊。”

真不该说的。

两双眼睛紧逼过来。

反正也不会再怎么样了,遂一五一十地把关于Vocky的事说了出来,当然还是避开了逃学的事。

被当成疯人疯语。

还被冷嘲热讽。

算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咿呀——疼。

2天。

六月飞雪。

最后一天了。

下午两点,有人敲门。

“徐浩在么?”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真的是Vocky!

——遍身一层薄薄的血迹。

见了徐浩,歪头,邪笑:

“该上路了呐~”

然后,唯一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那样天真烂漫地笑起来。

 

0.

啊,啊,归零了呢。

绝对不会,

完全地,

彻底地,

泯,

灭,

呢…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