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亲妈

长期接稿,价格私聊

【一个世界】游戏试玩

1.

“Maroq他们新做了个游戏,来玩玩么?”

“可以啊。”

【姓名:(     )】

“据说名字不一样会出现隐藏剧情的样子。”Lusia又说。

“你试出来过么?”随手已经打上自己的旧名:Von。

“还没有,不过在游戏里据说是有提示的,虽然我还没找到过。”

登录中。

界面上,一个巨大的黑色幽灵状生物。

严重驼背的身体与长针一样的支撑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得大。

头部好像中世纪戴乌鸦面具的医生,好吧更像一个靶心带尖的圆锥形靶子。

不知是深邃还是空洞的黑色眼睛嵌在上面。

“靶子”后头还有几根长长的墨蓝色的羽毛戳出来,长长的羽杆只在末端有一段羽片,颇有种羽翼遭残的破败感。

“这是什么?”

“‘黑鸟’,游戏里一直出现,不过不知道有什么用。”Lusia已经去拿了包薯片来吃。

 

2.

出生。

三岁以前的日子基本没什么记忆留下。

四岁五岁,傻呵呵地问家长自己一出生是不是就是四岁五岁。

窗外,楼下,黑鸟一直在。

小学,霸凌与反霸凌。

初中,可以阶段性成功的后宫游戏。

x年y月z日。

睁开眼,黑鸟针一样的喙。

黑屏。

“哎呀又是这样。”Lusia伸一懒腰。

“你用的哪个名字?”

“xyz。”说完自己笑了,“琊玥,你打几周目了?”

“还在第一遍呢。”

“这么慢?”

 

3.

初中。

同班有个同学叫徐浩。

【你叫Von?】

【Vocky在找你……她很想你。】

【小学?我以前是AK附小的。】

然后就转了学。

“和徐浩对完话了以后是不是一定就会转学?”

“不会啊。”Lusia的屏幕上出现了学校爆炸的画面,“你看居然还有这个支线。”

 

4.

二周目。

换了个名字。

与一周目不同,“黑鸟”们大多看着别处。

而不是看着自己。

对话,黑鸟还是什么都不说。

依然适合当树洞。

和母亲的对话框中多了一条。

【“黑鸟”是这个世界的守护者哦。】

啊是么。

幼升小的时候。

不能选了么?一周目的时候还能选的啊?

还好多点两下总算出来选项了。

碰上徐浩了。

态度……意外的非常冷淡……

【又来了……】成天说着这句。

……

有一次早读前的对话。

【这是我的日记本啊!】忙不迭把本子合上。

【Von是谁啊?】

【你不用管。】徐浩边说边把本子收了起来。

“Lusia?你有没有试过早读前和徐浩对话?”

“还没?我只试过打黑鸟,然后就Game Over了——怎么了?”

“有隐藏剧情的名字是在这里有提示。黑鸟是什么时候能打的?”

“初中——隐藏人物?让我看看?”

“徐浩好像也挺重要的?从小学到初中都在。”

“小学?”

 

5.

x年y月(z-1)日,喜欢的女孩子向自己表白了。

x年y月z日。

标准结局。

三周目。

这次还是用的Von。

……小学就被欺负死了?

“Von的配置普遍偏低……不过支线好多啊?徐浩居然邀请我去他家玩了?”

徐浩在一段路上徘徊了一阵子,【今天她不在啊……】他说。

【谁不在?】

【Vocky啊。】

“这攻略的到底是Vocky还是徐浩啊?”Lusia笑道。

琊玥感觉有点笑不出来。

刚好,四周目。

【姓名:(徐浩)】

“Lusia,你这周目还有多久?”

“10分钟左右吧,怎么了?”

“你下一轮名字用Vocky试试。”

“诶?还这么玩?”鼠标键盘的敲击声响更快了些。

琊玥这边慢了下来。

徐浩这边。

已知轮回。

不断出现的Vocky——

血,毁灭欲,些微的精神失常。

一言一行分明就是个亡灵附体之人。

当然游戏里没这么说,“亡灵”全都被巧妙地代换成了黑鸟。

若这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彩蛋,那挺有意思,但对于一个并不被知晓的当事人而言——

“脚本是谁负责的?”

“啊?好像是Alice?不清楚,也有可能是Luna写的?你可以去问问Maroq——你这么急去哪儿?”

“去问点游戏上的事,顺带去找下Daddy或者青灯谁的之类。”

带上门的力度有点大。

Lusia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接着打3P游戏。

因吹思挺。

“用Vocky的时候去打黑鸟应该会有末日剧情。”

猛开门只为说这句话。

急急的脚步下了楼。

……因吹思挺?

先打了这周目再说。

 

6.

“我不学哲学和心理啊?”

那看来是有必要了。

和Alice约了时间,找Daddy去说了下情况,回家路上碰上了Maroq。

“天?你黑眼圈好重啊?”

“唔……这几天都在刷你那个游戏,熬夜有点厉害。”

“感觉怎么样?”期待。

“比较写实的画风不错啊,剧情也很棒。”笑笑,没多说什么。

 

7.

【姓名:(Vocky)】

登录界面,黑鸟在完成加载时碎裂。

闪影,闪影。

等等,说好的阳光快乐的孩提时代呢??

黑色与暗红的压抑。

记忆残片。

一个模糊的人影。

躁动平息了些。

【Von?】

那个人笑了。

然后。

被涂改,被覆盖。

【Von!】

陷入暴乱。

女孩子的惨叫。

红屏。

耳鸣一样的声音许久后才开始减弱。

黑白的天空。

X年Y月(Z—100)日。

 

8.

黑与白的强烈对比。

玩弄着手上的红。

有些齿轮转动的背景音。

黑鸟的墨蓝色还算和谐。

捏死它么?

走过来一个男孩子。

捏死它么?

脑内闪过Von的样子。

呀,呀。

【Von,你变得好小呀~】

 

9.

红色的世界地图。

工业带上密密麻麻是黑色的圈。

一个个点掉。

点成叉。

周围荡开了白色。

【好好玩呀~】

有时,点掉一个圆圈会连带着周围的一串圆圈变成叉。

【好有意思呢~】

有一些区域开始变成了黑色。

【呀,呀,真是烦人呢~】

【哎……之前不是把黑鸟都打完了嘛……】

界面闪烁两下,模模糊糊有黑鸟的影像,边缘飞过些暗红的羽毛。

【看来要快点了呀~】

【啊,啊,都捏掉了呢?】

【那要不,就,末日,吧?~】

屏闪。

红屏。

变黑。

……

X年Y月(Z—1)日。

渐渐清晰的,蓝色的天空。

视角下移。

废墟。

【呀……】

【好棒呢……】

视线模糊。

 

10.

GAME IS ON

 

 

——我造你们看得挺累的。

所以我来解释一下。

看过末日篇的应该还记得里面有个徐浩。

Vocky说过有她在徐浩可以活下来。

于是,徐浩的灵魂是“没有完全泯灭”,甚至可以说是保存得甚是完好的。

这丫并没有乖乖进入“虚空之境”(名字很中二!但其实是严肃的设定!)(这个巨大的世界观以后慢慢讲ORZ),拼死拼活进入了另一个宇宙(平行宇宙设定相信诸位还是比较熟悉的……吧?)。

“本大爷要找到Von!”

于是,发现了一个方法叫附体。

于是,Alice在写剧本的时候,潜意识里将其写到了徐浩想要达到的目的(设定里要是生灵附体了潜意识上会有很大影响嗯这又是个庞大的设定体系以后再讲ORZ)。

好巧不巧。

这边,还真的有Von本尊。

亡灵附体的(看来有必要开一篇扯扯生灵和亡灵的区别了2333)。

如此敏感的孩砸怎么会注意不到捏(摊手)。

剧透一句在这个Von的记忆里不存在Vocky。

平行宇宙嘛,总会有不同的,嗯。

不说了补《时间简史》去了2333

 

评论

热度(8)